项目方案

《高考之后在我们等待发榜的日子里》


时间:2017-05-27 11:47
一九六一年夏天,小荣回来了。听说她在高中期间入了党,当了校学生会主席,毕业时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原子能物理系。第二天到学校听消息时见到她,只觉眼前一亮,她身穿白色短袖上衣,粉红碎花长裙,模样还是那样俊俏,但更加白晰光润,又黑又大的眼睛似清澈的泉水。她是那样端庄美丽,美丽得使人不敢仰视。她笑吟吟地和同学们寒喧着,最后问我报了什么志愿,报没报北京。说实话,我填报的第一志愿是北京大学中文系,但并没有抱什么希望,因此我回答说没有。她的笑容依然那样亲切,声音是那样悦耳,但我觉得她离我们非常遥远,她就好象天上的一颗星星。
 
不久录取通知书来了,我的几个同学,平均每科只考了六七十分,就被录取到东北人民大学、东北师范大学,而我每科平均九十多分,却被录取到一所师范专科学校。但是我没有不平,没有愤慨,有的只是心灰意冷,垂头丧气。谁让我出身不好,还有一个被镇压的姨夫呢!我也算是不错了,我们班一个女同学,平均成绩八十多分,因为隐瞒家庭历史,而没有被录取呢。
 
我有时想,我与小荣分别多年,她一定早已把我忘到脑后了,我为什么还会挂念着她?我想除了少年时那一段短暂的友谊,更主要的,大概就是她身上寄托着我当年失去的一些梦想。在我所有的同学中,只有她一人能去北京读书,并且她使我更加坚信,山区出来的孩子绝对不比城里的孩子差。我曾经无数次设想过,假如我当年能去北京大学读书,我的一生肯定是另外一种样子。我还想,假如她当年不去北京,她的一生也会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。她会考上大学(我坚信这一点),但像入党、担任学生会主席、以及保送清华大学等等都是不可能的。
 
以后我们再没有见过面,我只是听说,她们那个系不久并入了北京大学,她的男朋友是国务院一位副部长的儿子。她应当于六六年七月毕业,但由于文化大革命,那期学生到六八年秋天才得以分配。不知她大学毕业后会分往什么地方,我猜想,一定是大学、研究所,或者是核基地,我内心一直为她感到骄傲。
 

作者:admin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