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目方案

《一切本来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令我不安起来》


时间:2017-05-27 11:47
 
 
2001年秋我退休以后,和老伴到北京看儿子。北京是个美丽的城市,并且曾寄托过我少年时期的梦想,尽管以前出差时来过多次,我们还是起早贪黑,日夜奔波。在把想走的该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之后,我突然想起小荣家原来的住址。在前门附近的胡同里转了几圈,我总算找到了那一套寓所。那是一个窄窄的小院,前后各有两间破旧的老式青砖瓦房,门口挂着居委会的牌子。过了几天我又去了一次,反复核对,还是那套房子。怎么变成了居委会呢?我想进去问问,犹豫再三又退了回来。
 
于是对小荣现在生活状况的关心变成了担心,一些不好的想法涌入我的头脑。小荣的母亲解放初开过工厂,果真如此她很可能会被定为资本家。文革期间北大处于风口浪头,斗争十分尖锐复杂,小荣作为一个资本家的女儿、共产党员,也许还会是学生干部,经历一定不会顺利。她会不会被指为“保皇派”、“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宠儿”?她是否也参加了派别斗争?
 
一九六七年夏天在北京,我亲眼见到了这种斗争的残酷,现在四十岁以下的人,是不会了解那个年月是什么样子.文化大革命是六六年夏天开始的,刚开始时是群众写大字报,揭发走资派、牛鬼蛇神,几个月后,群众逐渐分成两派,都自称是造反派,说对方是保皇派,两派越斗越激烈,从文斗发展到武斗,从动拳头、动刀子发展到动枪.到六七年夏天,全国各省区市规模不等地都发生了武斗,许多地方甚至动用了坦克大炮.武汉就是武斗最激烈的地方之一.当时武汉有两大派,一派叫工总司,另一派叫百万雄狮,后者得到了武汉军区的支持.那年七月,中央派周恩来,和中央文革小组的王力、谢富治亲临武汉,了解情况解决问题.但是王力、谢富治却乘总理有事离开武汉之机,公开前往工总司据点表示支持,宣布拥有一百多万人的群众组织百万雄狮为保皇派,这自然会激起百万雄狮与武汉军区广大指战员的极大愤慨,局势急剧恶化。没有经历那一段日子的人是不会知道被定为保皇派会有什么结果,那意味着这个组织的大小头头、骨干分子都会被当作反革命分子关进牛棚,乃至监狱,有些人会被枪毙,普通群众也会受到所谓造反派的欺压。在这种情况下,据说王力被百万雄狮的某些成员打断了腿。记得那天好像是七月二十日,那天晚上,为了欢迊王力、谢富治归来,林彪、江青一伙在天安门广场组织了十几万人参加的大型集会。我那时恰巧在北京,住在日坛附近的一家招待所里.那天下午恰巧没有出门,三四点钟,看见一群手提棍棒的大学生冲进大院,跑进对面楼里,过了一会儿,只见两个人架着一个二十左右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跑出来,其余的人跟在后面,有人手里抱着一些材料。那女孩哀哀地哭着,头上血淋淋一片,鲜血从头顶顺后颈淌下来,将后背雪白的衬衣染红了一大片。事后听说,对面楼是百万雄狮武汉大学某组织驻京联络处,来人是北大、清华的造反派,他们原来与武汉大学这个组织关系密切,但得知百万雄狮被打成保皇派,就派人来把他们的联络处砸了。这么血腥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我有时想,在那个年月,所谓划清界线是可以理解的,联络处砸就砸了,将那个女孩子带走也可以,何必要将她打得头破血流呢?

作者:admin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