项目方案

《还没到上晚自习的时间我和几个同学在礼堂附近玩藏猫儿》


时间:2017-05-27 11:47
 
记得是在一年级下学期开学不久,仿佛就是三、八妇女节的晚上,县里在学校礼堂放电影。那时县里没有电影院,放电影是件大事,各单位的男男女女都进场了,我们学生自然是没份儿。电影已经开演了,一台小型发电机在礼堂门口卟卟卟响着,门前照得雪亮,有几个学生跷着脚趴在窗帘缝处往里瞅。上自习时间要到了,我们都准备回教室了,发现大个子又藏了起来。于是我们几个小个同学朝大个子藏身的角落摸过去,没等走近,大个子噢地一声冲出来,吓得我们掉头就跑,我被大个子撞倒在地。长白山区的三月乍暧还寒,白天操场上化出了黑土,被踩上无数脚印,傍晚就又冻得硬邦邦的。我的半边脸碰在坑洼不平的冻土上,火燎燎的疼。我借着发电机的灯光照着,问大个子脸破了没有,他说没有,但我摸着却又疼又涨还觉得有些粘。我半信半疑地走进教室,小荣和旁边一个姓于的女同学一看,都惊讶得叫起来,她们领我跑着找校医上药。
 
第二天,我的额头与右侧脸颊都结上了厚厚一层黑红色的硬痂,每天带着这两大块硬痂上课、上间操、出入餐厅,我觉得非常难堪。小荣没像有的同学似的笑我,她还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些什么油涂在我伤处。
 
这年冬天,在一个雪花翻飞的下午,女生宿舍前围了许多人,校长、老师和校医出出进进。我问一个女生发生了什么事,她说是小荣病了。当晚,学校将小荣安置到教工宿舍。第二天,听说小荣得的是一种怪病,看谁都长着尾巴。学校派校医与一名年轻女教师护理她,通知同学们不要打扰她。从此小荣再也没有进过我们那间旧教室,上晚自习时我也再见不到她的笑脸。一个星期以后,她被母亲接走了,听说先去天津治好了病,又到北京,进了北京四中读书,后来我听说那是北京最好的中学之一。
 

作者:admin ?